Usher

        一个人看话剧,提前感受孤寡老人的生活。早一个半小时到的人艺,只有保安的剧场有些肃穆,方形窗子里偶有光亮,像是某种戏剧的开场,让我文青的灵魂瞬间高潮。直到我走进了所谓的实验剧场,才发现这个小黑屋和剧院正面的高大建筑是不一样的,就像我和外面看见的豪车里下来的人也是不一样的。
      之前看话剧推送,谈到要过不油腻的人生,语言很官方,却也很像无聊者拿着报纸的闲侃。这世上没有多少东西是上的了台面的,年轻梦惯了富丽堂皇,现在发现公寓里能有个人抱着接吻也是吃力。
       演员说我想进人艺表演,哦,我也想留北京啊

路过